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名人百科

李纲

时间:2021-03-07 17:18:30  来源:  作者:
李纲(1083年7月27日-1140年2月5日),字伯纪,祖籍福建路邵武军邵武八龙乡庆亲里,生于常州无锡东乡胶山,故自号梁溪居士(梁溪为无锡古称)。宋徽宗政和二年(1112年)进士,与赵鼎、李光和胡铨合称“南宋四名臣”。
李纲・‘晩笑堂竹荘画传’

李纲・‘晩笑堂竹荘画传’

生平

李纲生于宋神宗元丰六年闰六月十日(1083年7月27日)秀州华亭官舍(今上海松江)。

大观元年(1107年)十月,以父夔遇郊祀恩,补假将仕郎。二年(1108年),调将仕郎、真州司法参军事。政和二年(1112年),中莫俦榜进士乙科,徽宗顾问再三,特旨升甲科,授承务郎、相州州学教授,以亲庭远,易镇江。

四年(1114年),召除国子监正。十二月,除考功司员外郎。五年(1115年)九月,除监察御史兼权殿中侍御史。十一月,罢言职,除比部司员外郎。六年(1116年),转承事郎。七年(1117年),差充礼部贡院参议官。重和元年(1118年)五月,除太常寺少卿。八月,除起居郎。十二月,差充国史编修官。宣和元年(1119年)六月,以京城大水,上疏论列六事,降一官,授承务郎、监南剑州沙县税务。二年(1120年)六月,复承事郎。三年(1121年)正月,磨勘转宣教郎。四年(1122年)丁父忧。六年(1124年)正月,知秀州。七年(1125年)三月,除太常寺少卿。十二月,进通直郎、除兵部侍郎。

靖康元年(1126年),金兵侵汴京。正月,为亲征行营使司参谋官,再除中大夫、尚书右丞、东京留守、亲征行营使。任京城四壁守御使,击退金兵。二月,宣抚使司都统制姚平仲以万人夜袭金营不克,宰执与台谏谓勤王之师与亲征行营使司之兵悉为金人所歼,钦宗震恐,罢职。太学生陈东率诸生数百人伏宣德门下上书,随即复尚书右丞,改充都大提举、京城四壁守御使、除知枢密院事、封陇西县开国伯、加食邑八百户、实封一百户。四月,转太中大夫。五月,除河北河东路宣抚使,统兵一万两千人救援太原府。曾倡议于河北设立藩镇以抵抗金,遭主和派所斥。九月,除观文殿学士、知扬州事,随即提举杭州洞霄宫。十月,落职提举亳州明道宫、责授保静军节度副使、建昌军安置,再贬临江军。十一月,复原官,除资政大学士、领开封府事。

建炎元年(1127年)三月,闻召复官,除观文殿大学士、领开封府事命、正议大夫、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、陇西郡开国侯、加食邑七百户、实封三百户。五月,康王即皇帝位。甲午(五日),除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。六月,兼充御营使、转正奉大夫、进封陇西郡开国公、加食邑一千户、实封四百户。八月,迁银青光禄大夫、除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、加食邑七百户、实封三百户。上任前,御史中丞颜岐说:“张邦昌为金人所喜,虽已为三公、郡王,宜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增重其礼。李纲为金人所恶,虽已命相,宜及其未到罢之,以为中太一宫使兼讲筵官,置之闲地。”右谏议大夫范宗尹说:“李纲名浮于实,有震主之威,不可以相。”李纲上任,“首陈十事”。拜相后决心重整朝纲,主张用两河义军收复失地。李纲主政仅七十五天,八月十八日便遭罢相,其施政举措皆被罢。十月,罢观文殿大学士,仍提举杭州洞霄宫,受殿中侍御史张浚弹劾,曰“纲杜塞言路,独擅朝政,所陈敷奏之语,无非杀戮之事,盖欲阴为惨毒,外弄威权,当时台諌如颜岐、孙觌、李㑹、李擢、范宗尹,重者陷之以罪,轻则置之闲散,若非察见之早,而养成其恶,则宗庙之寄,㡬败于国贼之手,可不为之寒心耶,向使纲之辅相,止于任职不堪,当此危难,尚当借纲行法,以示惩戒,矧其得罪于宗庙百姓,与夫不道之迹,显著如此,愿早赐窜殛,以厌士论。”。

十一月,鄂州居住,张浚再论纲之罪,曰:“纲邪险不正,崇设浮言,足以鼓动流俗,非窜之殛之,上无以谢宗庙,下无以谢生民,次无以严君臣之分,而国是纷纷,陛下黜陟之典,终不能明于天下,况诬罔不根,事有可恨者,惟纲不学无术,始肆强忿,首议迁都于金陵,陛下固尝寝其请矣,而乃狠戾轻狂,施设大缪,故为反复,以惑众心,如前所谓括马、招兵、劝纳民财之政,此为最大者,夫马可尽括而有,兵可强招而用,民财可骤敛而得,使三者果如其言,人必大怨,国本先困矣,逮其易诏令以庇翁彦国之亲党,捐金帛以资张所、傅亮之妄费,奸迹谬状,不逃圣鉴,是以乾刚独断,斥去不疑,事之可稽,皎如日月,而反复之论,辄尔肆行,徒取细民目前之誉,以幸虚名,不知朝廷经远之谋,是为大计,人臣之忠于国家,固如是乎,臣尝历考纲之所为,当靖康之初,力请渊圣皇帝留京师,虽无制敌之策,远虑之明,亦可为奋身以徇国矣,而乃小器易盈,不知涵养,贪名自用,竞气好私,忠义日亏,浸失所守,谓蔡京之罪可略,蔡攸之才可用,交通私书,深计密约,凡蔡氏之门人,虽败事误政,力加荐引,纲之负宗庙,与夫存心险恶,抑亦有素,若不早加窜殛,臣恐非所以靖天下言者。又奏,纲之用心,在于专营小人之誉,靖康之初,纲知小人之情,在于怀土,故倡为守城之计,卒之二圣北迁,至今未复者,纲之所致也,和议之后,纲知小人之情,在于愤敌,故倡为劫寨,及解太原之围,覆师蹶将,怨结兵拏,敌再犯城阙者,又纲之所致也,逮陛下中兴,纲来自江淮,知巡幸东南为便,既抗章力陈矣,及至行,在闻小人有不乐东去者,即遽为幸邓之计,当是时,虽三尺童子知其不可,而纲决为之,盖纲之心急于盗名,虽使国家颠沛,一切不可,赖陛下圣明,灼知其奸,亟行罢黜,不然,祸乱可胜计哉,顷纲之入相也,至南京之日,于政事未有所问,先差登闻鼓院并理检院人吏,盖欲引群不逞之徒以誉已耳,纲以小人誉巳则已尊,巳尊则朝廷可以胁制,而政令皆由巳出,甚者至于造成伏阙之事,虽人主不得而令,此渊圣皇帝所以谓其跋扈也,访闻近日辛道宗叛兵自苏、秀而来,纲倾其家赀数千缗,并制造绯巾数千,遣其弟迎贼,不知其意安在,今陛下驻跸维扬,人情未安,纲居常州无锡县,去朝廷不三百里,纲既素有狂愎无上之心,复懐怏怏不平之气,而常州闾阎,风俗浅薄,知有李纲而已,万一盗贼群起,藉纲为名,臣恐国家之忧,不在金人,而在萧墙之内,以为李纲者,陛下纵未加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